那樣一個怅然的時節,最使推廣群悲戚,最使我尋覓某種心靈所欠缺的安慰,促使我養成了孤傲的習性,那些煙消雲滅的情愫,摧殘了我多少寶貴的光陰,扼殺了我多少眷戀的夢幻,久而久之,我開始感觸心痕,默默的閱讀著它所留下的萬種風情。

偶然,我得到了可以參加藝術節展示的機會,興奮、向往、受寵若驚隨之而來,我幻想著自己可以創作出能夠代表我自己,也可以表達出我的內心的畫。這個幻想從得到機會後一直放在心頭上。

獨自一個人,在桌前看著書,累了,擡起那“高貴”的額頭,靜靜的梳理一下心裏的回憶和對往事的那般關愛,忍不住,被刹那間的情感所制服了,它在你的思念裏棲息。做爲一個時光的過客,在時間流逝的同時,是否也有同樣的感悟永存于內心深處,是否它也在隱隱約約的作怪,當我在總結一段生活的意義的時候,想起的那些溫厚而又微妙的感情,是否就是這種感悟的化身呢?

在人生中,我曾自創了品味生活的空間,在引導我走向進步的道路之時,我也時常回味,終于有種蕩氣回腸的感覺從心裏湧出,那些烙印在我記憶裏的足迹,不斷在互相傳遞一種不可熄滅的神靈,因此,我感觸到了那生存的意義,更感觸到了些奇思妙想的童話故事,也許這便是我成長時,接受生活給我帶來的意境和觸動吧!

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有一種色彩屬于自己。而淡藍是屬于我的,不論是面對畫紙、面對學業、面對生活,我都以淡藍爲背景,在其上面勾勒出屬于自己的風格,屬于自己的天真、純潔及向往。

盡管自己去感觸、琢磨,那令人難以明了的深奧道理,依然還在糾纏你的思想,不過,不要緊,就當是一種情感的蒸發吧,感觸自己的心痕,落實了一個神秘的疑問,懂得了心靈和成長曆程的意義,既是純潔的也是混沌的感觸。

在朋友的周邊,我是最有個性的,也是很另類的,不知道是天生所致,還是後天學會的性格,他們都用那異樣的眼光瞧著我,讀不懂我,一直都認爲同齡人也是看透風塵的“成功人士”,那怪怪的思維牢牢的抓住我的弱點,纏綿在腦海裏,不知道是什麽這樣折磨一個懵懂的少年,難道往事總在報複、怨恨嗎?還是我一直神經質一般的與它在産生一種暧昧的思想靈魂?無論怎樣,心裏還是存在著似有若無的陰影,左右我的心扉朝向孤僻的生命曲線發展,朝著一條幽遠的心路,遠眺著遙遠的希望,這時,我還是在感觸內心的意念,尋找出一個確鑿的原因。

出乎我的意料,沒過幾日我的畫作被裱在了學校走廊,我再次站在畫前,曲折的小路、複古的長椅及有生命活力的小鳥、小花、小草和大樹,但最吸引我的還是那淡藍的天空,那抹淡藍是全畫的中心,也是推廣群的中心——天真、純潔、對美好事物有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