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ddress id="yhfs7y"><option id="yhfs7y"></option></address><div id="yhfs7y"><blockquote id="yhfs7y"></blockquote><strike id="yhfs7y"></strike></div><pre id="yhfs7y"><address id="yhfs7y"></address><noframes id="yhfs7y">
                      • 九江網✅✅✅> 公司設備>

                        63沙龍國際網娛樂_有一種深愛,叫做不再聯系

                        來源:愛彩網 發布時間:2019年12月11日

                        獨自一人,站在窗邊,隔著玻璃獨自遙望,沉浸在那場相愛的煙雨中,輕輕閉上雙眼,這一瞬間,63沙龍國際網娛樂突然感覺思念一詞,已經無法形容我此刻的深情,那種深度,感受,已然無法觸及到靈魂深處,寫下一篇相思的文字,慰藉彼此的想念,有一種深愛,叫做不再聯系。

                          ——題記

                          人世間有一種愛,明明是深愛,卻注定不能完美,明明是深愛,卻不得不離開,明明是深愛,卻要苦苦等待,有一種愛,你們不再聯系,卻拼命惦著對方,明知道這樣沒有結果,只會空了等待,傷了又傷,你卻依舊守候,不離不棄這份深情,明知前方無明路,你的心卻早已收不回來。

                          因爲彼此深愛,我們沒有奢求,沒有怨言,沒有誰對誰錯,紅塵情愛,情字本無解,相映,是一阕優美的篇章,相惜,是一種情愛的升華,相念,是一種難得的默契,漸漸的,我們只能沉浸在這樣的結局中,任時間如流水般劃過,留下一世的蒼涼。

                          流年易逝,那段刻骨銘心的愛,一去不複返,那些遺憾與無奈,依然遊曳在腦海間,塵緣散,情未了,一聲再見,或者就此劃下句點,多少憾事,化成一滴滴淚水,幾度洶湧,幾度沉溺,無論那時如何深愛,都變得遙遠而清晰,有緣相戀,無緣相守,也許就是最大的無助。

                          在我最美的年華裏,我遇到了深愛的你,那時我們一起笑過,哭過,也曾爲我們的愛苦苦掙紮過,無情的歲月終究還是蒼老了一段年華,我體會到了歲月的悲涼,命運的殘忍,我的傷痛和思念只能深藏心底,從此無人問津,無人關懷,無人憐憫。

                          轉眼已經過去快一年了,在那些無數個沒有你陪伴的日子裏,我無數次有想要聯系的沖動,最終都被自己殘忍的扼殺在搖籃中,因爲愛你,所以慈悲,因爲愛你,所以沉默,我故作冷漠的疏遠你,只是因爲我愛你,我不想讓你繼續沉溺在這份毫無意義的情感中,我想你該擁有屬于你自己的生活,屬于你的愛情,屬于你的未來。

                          我對你的愛,依舊守候在原地,沉默的日子,依然繼續上演著,那些諾言,似乎消了七月的暑氣,讓炎熱的天氣不再升溫,我依然留戀在有你的方向,聆聽呓語,喃喃低吟那段不舍的愛戀,自你離開後,咫尺天涯的距離,將一份思念分隔在此岸與彼岸,不敢想象執手的傾心,只怕想了,愛會纏綿缱绻不能控制,不敢思量離別的情景,只怕思量了,心又開始疼痛難忍,這種自相矛盾的心境,或許只有自己才能領會,在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場合,選擇刻意的逃避,也算是對自己唯一的救贖方式。

                          我們彼此心裏清楚,我們不能走到最後,不是你無情,更不是我無情,這是我最真摯的話語,我的離開,不是因爲不再愛你,而是我不能給你想要的期許和結果,盡管我知道我是那麽在乎你,可是我不能自私,不能剝奪你重新去愛的權利,所以我只能在這樣無助的夜晚,寫下一篇篇帶血的心聲,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將把你默默的收藏在我的記憶中。

                          遠方的愛人,我真的不能沒有你,不能忘了你,感謝你曾經出現在我的生命裏,我將在紅塵的路上,繼續守候我們的情緣,無怨無悔,心若相知,無言也幸福,心若默契,無言也相知,你覺得呢?

                          

                          有些人注定越走越遠,有些人即使相隔千裏,即使彼此看不到對方的容顔,卻始終會心手相牽,盡管有千山萬水的阻礙,仍然比海更深,比愛還遠。

                          從此我將一個人,獨自守在寂寞的城堡內,沉默在風裏,沉默在一個又一個的季節裏,有一種深愛,叫做不再聯系!

                        媽媽

                        鳴人第一次知道這個詞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段日子他天天都要到村子裏那個孩子聚集的小公園裏去,

                        獨自一人靜靜地在秋千上坐上一天,

                        以前的以前,他會看著孩子們玩,偷偷地記下那些遊戲的規則,看著他們笑或者是哭,期盼著加入其中,期盼著大家笑咪咪地叫他“鳴人”。

                        那時的他卻只是期待著有人注意他,僅此而已

                        因爲只要是他在的一個小範圍裏都不會有孩子聚集過來,

                        射向他的各種各樣不友好的目光和刺耳的話語總是有不少,

                        “怪物”

                        “殺人凶手”

                        “不要接近他,他很危險,很可怕”

                        ……

                        洶湧地湧向秋千架上的孩子,化成他周圍濃郁的暗影,試圖吞沒他。

                        但那時的鳴人只會飛快地忘記,依然靜靜地等待。

                        可惜徒勞一場

                        像是俗成的規定,大家都聽話地遵守


                        ——不要接近他,不要理他


                        鳴人那天摸了無數次後腦勺,咬了無數次下嘴唇,皺了無數次眉頭

                        才主動接近了那些孩子,

                        結果和他說上幾句的孩子都狠狠地挨了父母的訓

                        而且都急急地被父母拉走了


                        最後離開的孩子這樣問過他

                        “你的媽媽呢”

                        他還沒來得及問什麽是媽媽,那個孩子就被一個阿姨拉走了

                        “媽媽給你講了多少次,不要理那個人!”

                        “可是……”

                        “你不聽媽媽的話了嗎”

                        “……知道了”

                        “啊,對了,你猜媽媽今天給你買什麽了”

                        鳴人看著那個阿姨的臉,剛才對著他還是充滿厭惡和冷漠,

                        此時卻溫柔地笑著,還被滿滿的陽光覆蓋著,像是他從未見過的景色,溫暖而美好。

                        這個阿姨就是

                        ——“媽媽?”

                        那對著孩子這樣笑的阿姨應該就會被稱做媽媽吧

                        鳴人開始回想回想

                        來這裏接孩子的阿姨對她們的孩子是這樣笑的;

                        隔壁的孩子回家以後那家的阿姨會這樣笑著說歡迎回來

                        拉面店裏和孩子一起吃拉面的阿姨是這樣笑的;

                        班裏的同學學會新忍術以後會有阿姨對他們這樣笑;

                        唯獨自己沒有,

                        “你的媽媽呢”

                        輕輕地砸在鳴人心裏最沒有防備的柔軟之處

                        孩子的金發上浮著一層暗淡的光芒,


                        別說是“媽媽”


                        就連身邊的任何一個人都沒有對他溫柔地笑過呢


                        鳴人長期以來頓積的難過和疑問一下就被點燃了


                        “媽媽”


                        “你不要我了嗎”



                        鳴人蹲在秋千架邊,緊緊地抱著膝

                        像是一枚小小的果,護著自己尚且柔軟的核

                        夕陽把孩子的背影狠狠地拽了老長,再用力地釘住。

                        孩子的五官無助地揉成了一團,眼淚鼻涕都不爭氣地下來了,

                        鳴人那次放肆地哭了很久,

                        等到天色深藍,他的臉也花了,眼睛也腫了,喉嚨也痛了。

                        依然沒有誰會遞去一方柔軟的手帕和溫暖有力的手。

                        那天晚上

                        他還是一個人回家了。


                        那次以後,鳴人依然天天會去那裏,卻不再期待什麽,就像習慣。

                        後來還發現自己與那些孩子的其它不同,

                        後來也知道了媽媽到底是什麽,

                        再後來的後來,有很多人進入了他生活裏空缺的位置

                        父親

                        同伴

                        兄弟

                        老師

                        ……

                        但是媽媽的位置依然空著

                        不過鳴人其實已經很滿足了,

                        至少他不再是孤單的一個人

                        而且在他出生的時候,他的媽媽一定是對他溫柔地笑過的

                        其實這麽想鳴人也就很高興了。


                        可是,常常還是會在私下裏想自己的媽媽是什麽樣

                        當然要很溫柔,對他常常笑咪咪的,

                        不要像綱手奶奶和小櫻那個樣子

                        最好是長發,長得漂亮點,

                        會做比一樂那還好吃的拉面,

                        最好常會拿到一樂的優惠券。

                        啊,這樣也就夠了。


                        鳴人想到這裏,就會傻笑。

                        光想就覺得很幸福了啊,

                        但是,

                        媽媽,你在哪裏呢?

                        63沙龍國際網娛樂很想你啊。

                        上一篇: 提醒!本式往來港澳通行證13日起失效 注意換領卡式電子證
                        下一篇: 牙齒刷得好就可晉級市級比賽 南山14所學校小朋友“喜刷刷”
                        猜你喜歡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