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西風借窗吹醒了鳳凰3d,醒來,輾轉反側,卻是難以入睡了。西風加緊了,我亦下意識的拉緊了被褥,蜷成一團。自以爲深邃的雙眼望著夜色,那月好圓,好亮,好刺眼。讓我憶起曾經一幕:躺在綠油油的草地上,我與你,共賞月色。記得那晚月色朦胧,看不出鋪灑在地的事銀色的。我摘下頭頂的爬牆虎,放在手心,靜靜的談著對未來的憧憬和一件件無法對別人言語的心話。你也一樣,只是你摘得是牽牛花,不知你爲何摘得牽牛花,只知此景可待成追憶,只是今日已惘然。

月光。吉他,am和弦

這些畫面萦繞在我腦海中久久不能消散,像夢一樣,于是我便開始做夢,我夢見了白得發亮的鋼筆悄然無聲地坐在紙上;一只眼睛,緩緩閉上或閉上,淚水從中溢出;來回不停的車輛;11月的預言;以及我最害怕的黑夜的呻吟。無聲間形成旋渦又無聲間消散,凝成黑色,夢也該結束了,我驟然醒來。

陰天。電腦

end-吉他-愛的羅曼斯

吉他。am-em

轉目,無意間瞥見床頭上的表,已是淩晨三點。想來,是該放下你我嘈亂如雨絲的友情了,只因我們最終殊途。蒙頭欲睡,卻還是心亂意燥,不能入睡,哎,索性不睡了,起身,穿山衣服,走到窗前,那被西風借以吹醒我的間隙,還打開著,我輕輕的拂上了,西風停了,屋子裏又恢複了溫度。隔著窗子望月,黯淡代替了明亮。可恨的現實,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被摧毀了。仿佛我們共乘一條船,忽而狂風大作,百米巨浪掀翻了我們的船,從此我們失了聯系,鹹鹹的冷冷的海水湧入大腦,沖壞了我的記憶,不,應該說封印了我的記憶,我失憶了。假使終有一日再相遇,到時再喚醒我殘存的記憶吧。

回神,窗外的雨還在窸窸窣窣,不知何月停息。或許我的高中就此埋葬了吧!似是墜入暗夜,充斥著寂寞,獨自一人行走在這無盡的路,昔日潺湲的溪水,悅耳的鳥鳴獨挂的彎月,都已不再,所謂“付出的要比得到的多”大概就是如此吧。

今天轉了兩篇海子的有關東西:詩與簡介。關于海子,不得不用惋惜描述。用上面的話來說便是“當鋼鐵掠過,中國最後一個田園詩人消失了。”或許他離開的原因可以找到在<<祖國,或以夢爲馬>>的詩中他寫道:“。。。烈士不得不與小醜同行”--典型的重症完美主義者。這個世界太不完美了。片刻無語。

“啪”我的耳機繩毫無預兆地斷了,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感受。收拾起耳機,倒在床上,腦海中突然冒出這樣一個想法--難道生命也是這樣無聲息中結束的嗎?想起許多在鳳凰3d們人生中的同行者--走到某步階梯時突然終止--就這麽著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