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鼎,最美的微笑

收費站索要3000元過路費致萬斤藤椒變質

蒼老幹燥的嘴唇,嘴角艱難地上揚,每一個動作都那麽的艱難。

媽媽慢慢地睜開眼,她全身都發出一種藥味和一種令人作嘔的氣味。藍鼎拉著她的手,希望可以陪她度過這個難關。

一時間,我的眼迷糊了,淚水阻礙了我的視線,擦去淚,我要把那個微笑深深打進心底,賣到心間最軟弱的角落。它默默的支持著我。

那是一個怎樣的微笑啊!

金色的殘陽靜谧的散落在人間-天堂。漫步林陰,追逐著記憶,與誇父賽跑。聽見,時間墜落的聲音,有沉悶的,有清脆的,有笨拙的,有靈銳的落葉靜靜的睡了,沒有人來打攪它的夢。歲月將葉的記憶攝去,將它們塵封在春的泥土裏,記憶蟄伏著,沉澱。等待一次重生。落葉的記憶累了,碎了,所以睡了。選擇在泥土中腐化的睡去,只有寂寞相隨。

原來,在時間的背後還有著一種神奇的東西,可以說它是時間過濾後的沉澱,也可以說它是時間凝結後的升華,這種東西便是選擇寄居的記憶!

嬰兒天真無知的微笑,加上銅鈴般悅耳的笑聲,是我見過最美的微笑;在路上看見一群群小學生高興的談討著,那淺淺的微笑不自主地挂在臉上,那是我見過最可愛的微笑;刻在我的心底,有那每一抹痕迹,歲月的曆史,讓他更堅定地依附在我心間。

但是,那一天,我親眼看著她被推出手術室,面無血色,閉著眼睛,那種甯靜和嚴肅的表情讓我感到惶恐,我不知道該到哪裏訴說我的心情,該到哪裏尋找依靠的臂膀。

二零零五年的那一天,我生命中最總要的人第一次在我的眼前展現了她的虛弱和不堪的一擊。她很胖,但也很健康,似乎沒有一件事可以讓她的精神不振,所有的困難在地面前只是一個個無形的泡泡,即點即破。每天早上,她用微笑看著我上學,晚上,用微笑迎接我回家。那張血潤的嘴唇是我見過世上最可愛的嘴,見到我,她的嘴角就上揚,碰見高興的事,它就定了型一般地翹著嘴角,就算碰見了不好的事,我也沒見過她拉下嘴角。

無意中,我發現媽媽正努力的試著上揚嘴唇,她開刀的地方是脖子,所以臉上每塊的神經都似乎被麻醉了,讓她行動艱難無比。不知過了多少時間,那個微笑終于定型了,它朝著我,一時間,我的心靈找到了躲避風雨的港灣,那個微笑成了藍鼎依靠的肩膀。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25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3 2001